• <track id="9kv3c"></track>
    <pre id="9kv3c"></pre>
      1. <acronym id="9kv3c"></acronym>

      2. <td id="9kv3c"><option id="9kv3c"></option></td>
        | | 最近瀏覽

        這個“新職業”,人才缺口多達數千萬

        發布時間:12-09 信息來源:北京青年報 閱讀:549

        原標題:人才缺口多達數千萬,揭秘國家認證“新職業”

        近日,人社部等部門發布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讓“帶貨主播成正式工種”沖上熱搜。其實,隨著互聯網經濟、數字經濟、平臺經濟的發展,包括互聯網營銷師在內,一批又一批新職業獲得國家“認證”。這些新職業都有哪些工作內容、薪資水平如何、是否有發展前景?

        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年在線新經濟背景下的新職業與新就業發展白皮書》顯示,國家政策設計方面,職業技能人才的社會地位和待遇獲得提升,新職業將成為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提升低收入群體收入重要渠道。通過職業技能培訓提升從業者能力與素養是人力資源開發和充分就業的前提,新職業人才服務市場未來可期。


        疫情催化在線經濟發展 提供大量就業機會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沖擊和復雜多變國際形勢,我國采取了以創新推動增長的策略,通過采用新技術、新模式,創造新市場,在線新經濟逆勢增長。

        一方面,疫情下遠程辦公、無接觸配送等新市場被開發出來,雖然隨著疫情常態化發展相應需求減弱,但部分場景及習慣得以保留;此外,疫情也起到了高效催化劑的作用,大幅促進已有的在線經濟業態創新發展,如在線文娛、網絡直播、電商直播、在線生活服務等,很多執業活動可以不依賴特定的地理空間便可展開,為中小城市及村鎮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很多新興職業工作彈性化強,給勞動者提供了靈活就業及兼職機會。

        多份公開研究報告顯示,在線新經濟催生了大量新職業人才需求和就業機會。例如,由公眾號、小程序、視頻號構成的微信生態,在2020年衍生就業機會3684萬個;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共有2097萬人通過抖音平臺從事創作、直播、電商等工作而獲得收入,其中許多都是從事互聯網營銷師這樣的新職業。


        新職業有政府“背書” 主要分布于新經濟領域

        所謂“新職業”,是一個動態變化的概念,從廣義上泛指在社會經濟發展中應運而生并已經成熟發展起來的所有新興職業類型。從國家背書的角度來看,新職業專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中尚未收錄但已形成規模的職業,人社部發布的新職業主要采取向社會公開征集方式,經過專家評估論證、公示征求意見,按程序遴選確定,并向社會公布。

        自2019年人社部重啟新一輪新職業發布工作以來,已陸續發布過四批共56個新職業。新職業的發布對于引領產業發展、促進就業創業、提高職業教育培訓針對性和有效性等具有重要意義。隨著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和人才需求變化,未來會涌現出更多的新職業類型。

        從分布領域看,目前,新職業就業群體主要分布在新經濟領域,其中又以現代服務業中的個人消費服務為核心。如以抖音、快手、喜馬拉雅等為代表的“新媒體”,以拼多多、小紅書等社交平臺為代表的“新渠道”,以及以新茶飲為代表的“新產品”等所引發的新消費及其帶動的供應鏈、傳播、服務各個環節的變革所帶來的新職業和新就業。

        相較于新技術和新產業,個人消費服務領域的新職業就業靈活度更高、門檻更低、適用人群范圍更廣,也貢獻了最廣泛的就業機會。


        揭秘:新職業的待遇、就業前景如何?


        全媒體運營師

        以全媒體運營師為例,根據人社部給出的定義,該職業需要綜合利用各種媒介技術和渠道,采用數據分析、創意策劃等方式,對信息進行加工、匹配、分發、傳播、反饋等工作。隨著互聯網信息從生產到傳播形式越來越豐富,傳統的專注單一工作內容的“小編”很難做到精準傳播、高效運營,進而產生了水平更高、能力更綜合的全媒體運營師的需求。其職責類似傳統內容運營、新媒體運營的“升級版”。

        該職業從業者中,90后為絕對主力,女性居多,并且年輕從業者正在不斷增加。運營崗位月薪普遍在5000元至20000元之間,用戶運營、活動運營、社群運營等技能需求最為普遍。

        網絡經濟的快速發展成為運營人才需求的驅動力。截至2020年,我國消費互聯網企業從業人員超過千萬。對于運營人才的需求已從互聯網行業滲透至傳統行業,甚至機械制造等行業也開始招聘運營崗位,在短視頻平臺及微信平臺進行產品展示及售賣。

        運營人才是如何“誕生”的?報告顯示,目前主要靠自學及企業內部培訓。高校尚缺乏針對性專業,相關教學內容還比較傳統,未能與時俱進。不過,地方政府正在陸續啟動相關青年技能培訓計劃,進行全媒體運營師等職位的人才培養。

        值得關注的是,由于運營的“套路”更新過快,校內教育體系往往存在滯后性,急需專業的運營人才服務機構“助力”,為求職者提供完善的培訓體系,同時為用人單位輸送優質運營人才。


        互聯網營銷師

        互聯網營銷師也是新晉火爆的新職業之一。

        2020年6月,人社部向社會公布了第三批新職業名單,互聯網營銷師正式成為國家認證的新興職業之一。人社部對互聯網營銷師的職業定義為:在數字化信息平臺上,運用網絡的交互性與傳播公信力,對企業產品進行營銷推廣的人員。

        互聯網營銷師并不完全等同于大眾所熟知的“帶貨主播”,這一職業已發展分化出包括選品員、直播銷售員、視頻創推員與平臺管理員在內的四大職業工種。雖然各工種間的職業方向與職位功能存在很大差異,但他們彼此之間相輔相成,共同構成了互聯網直播營銷鏈條。人們熟知的薇婭、李佳琦在直播間的職位就屬于直播銷售員,當然作為頭部主播,他們在幕后也會參與選品、推廣、管理等工作。

        受新經濟、新業態、新技術等因素驅動,人社部預測2025年行業人才需求缺口或達三千萬到四千萬。

        這一職業的從業者中,年輕女性群體占主導地位,多分布在新一線城市,主播崗位平均薪資最高,如2020年的平均招聘薪資為11220元。此外,他們的從業背景高度多元化,以主播崗位為例,他們的前行業除了主播,還有電商運營、客服專員、銷售專員、演員、模特、美工等。

        目前來看,電商領域對互聯網營銷師的人才需求最為旺盛,而這類人才的“誕生”離不開地方政府、社會培訓機構、職業院校這三大主體。不過,職業發展也存在準入門檻低、地區供需不平衡、人才培養尚未系統化等問題。不過,隨著國家層面對此類在線新職業人才職業標準的確立與規范,建立了明確的培訓標準與人才晉升機制,行業人才將得到更好的培養與發展。

        來源:北京青年報